2007年3月16日,
農曆年後的第一場音樂會,
衝著Mikhail Rudy的名氣,
再加上好久沒聽史克里亞賓Scriabin的作品了,
所以,敗了這場燃燒的七彩鋼琴,
好像是很理所當然的......
 
  
今天一進場,發現很多很多的小朋友,
好像是某間貴族國中或國小,
來這裡上音樂課的音樂賞析之類的課程,
所以在開演之前,整個音樂廳嘈雜到似乎隨時會有水晶燈砸下來,
這情況讓剛從辦公室出來的我,
因為沒辦法好好閉目養神一會兒,
而感到有些煩躁,
翻了翻節目單,BeethovenFalla看來還好,
但佔大部分表演時間的Scriabin對這些小朋友而言,
會不會太悶了些?
 
這次的位子是非常之好的第六排偏中間的單號,
照理說這類附有燈光特效的音樂會,
是該坐得前面偏中間些,
才會有比較好的效果,
但最後的最後,
卻發生了一些讓我後悔買這個座位的事情>_<
 
 
~~~  Beethoven:Prometheus Overture, Op. 43 ~~~
  
常聽音樂會的我,
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首曲子的現場演奏版,
整首曲子蠻......貝多芬的XD,
呃~我知道是選自Prometheus,但沒什麼跟火有關的感覺,
整體來說飆得很輕快,
於是帶著一種快樂遠足的調性,
一路很順暢地結束了。
聽完之後,突然想到後面那堆小學生,
是不是也有著如此的感受呢?
抑或是因為回去跟我一樣得交作業XD,
而一直忐忑到音樂會結束呢?
  
 
~~~  Scriabin:Le Poème de l'extase, Op. 54 ~~~
 
很難的史克里亞賓出現啦!
請到了當年的首席小號葉樹涵來助陣,
但葉老師不知是近鄉情怯還是其他的原因,
表現似乎不如預期,
然而NSO整體的表現卻很不錯,
對我而言,這曲應有的神秘感及氣勢,
透過他們的演奏,確實地傳達出來了。
從這曲開始有些燈光效果了,
不過各個段落的顏色,跟我想像得不太一樣,
看來我的感官跟大師有極大的落差~XD
於是一邊聽音樂,一邊看著布幕上顏色的變化,
然後不斷猜對的得意與猜錯的驚奇,不斷地交錯,
<當然啦,大部分是猜錯,我只是個平凡俗人咩~>
然後在一次又一次原來如此的感覺中結束這曲。
 
 
~~~  Falla:Ritual Fire Dance ~~~
  
中場的休息時間仍然是小朋友的天下,
所以我已經放棄閉目養神的可能性~
基於某種原因,
我對這首曲子的每個音節可說是熟到不能再熟,
包括Janos Starker的大提琴版,
所以很好奇在NSO的詮釋下,
它會以什麼樣的型態出現,
結果出乎意料地非常令我滿意,整體的音色很飽滿,
輕快又有些強烈的演繹方式,確是很有異國舞曲的感覺,
美中不足的是速度飆得太快,
尤其是最後的段落,快得讓管樂部分幾乎跟不上,
而因此也少了一些原作想呈現的魅惑美感,
不知是因為NSO急著想下班,
還是Mikhail Rudy急著上台表演呢?XD
 
 
~~  Scriabin:Prométhée, Le Poème du feu, Op. 60 ~~
 
今晚的主題,火之詩終於在最後上場,
跟上半場的狂喜之詩一樣,
有搭配彩色光影效果,
Mikhail Rudy的表現令人無可挑剔,
聽他現場彈奏史克里亞賓的作品真是高度的享受,
NSO的搭配也很令人讚嘆,
即使沒有這些燈光特效,
他的琴聲也具有豐富的色彩感,
史克里亞賓的女兒會指定他來演奏其父作品,也就不難理解了。
 
今天的兩曲史克里亞賓,
都是他晚期投入神秘主義之後的作品,
所以聽慣一般鋼琴協奏曲的聽眾,
一開始可能會覺得有些不協調,
而我想往往越是這樣,越要把自己的感官放空,
<其實我平常就一向腦袋空空XD>
才能感受到這類作品的魅力吧?
最後的詠唱與音樂搭配得很完美,
但是......我一直到坐上車回家的路上,
還一直在想,這國立實驗合唱團到底藏到哪裡去啦?@@
 
在這裡有一點要抱怨的是,
這火之詩的燈光不知是有故障,
還是原本的設計就是如此,
我大部分的時間都被一盞強光正對臉部照著,
那時的心情,就像頭上頂著一朵下雨的雲的頑皮豹一樣,
先前因為一堆小孩的噪音,
而無法在中場及開演前,讓耳朵稍事休息,
已經讓我覺得很悶了,
沒想到又被這燈光一照,真讓我覺得對我而言,
這實在是一場諸事不順的音樂會,
我今年明明有去安太歲啊>_<,為何還是衰事連連呢?
 
還好最後終於有好事發生了,
在我們熱烈的掌聲下,拗到了Rudy兩首安可曲,
第一首是甜甜的抒情作品,
應該是蕭邦的Nocturne in d minor之類的,
以前在醫院工作的時候,
主治曾說過蕭邦的夜曲很適合病人聽,
<結果其實是醫生比較需要聽XD>
當時主治診間常放的曲子裡,好像就有這首,
Rudy的演奏給我安定而柔美的感覺,
呃~~~就是很蕭邦啦!
<謎之聲:很貝多芬 + 很蕭邦?妳可以再更混一點~>
稍稍撫平我被探照燈照臉照了幾十分鐘的不滿情緒。
 
第二首安可曲感覺類似Prokofiev作品,
不過我不是很確定,大概是Divertimento吧?
感覺比較活潑有趣,
雖然是輕鬆的曲子,但精準的演奏,
但還是可以聽出他高超的技巧,
最後就在這首安可曲輕快的氣氛下,結束今晚的音樂會。
  
 
 ~The End 

    全站熱搜

    Meph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