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已有八年多的時間沒有寫電影心得了,
這次影展讓我非常難得有機會一次完整觀看柏格曼所有作品,
因此覺得是重啟部落格的好時機
我的電影心得都只是純粹主觀的觀影心得,
既不是影評也不是專業的電影分析,
因此有不同觀點歡迎留言分享,但請勿戰^^
 
 
如同夏夜微笑,這部電影也是柏格曼少數的喜劇片之一,
雖然還是很歡樂的一部電影,
但是調性不像夏夜微笑那麼輕快,
但看完之後覺得更像一齣很寫實的荒謬劇,
片夫妻失和的所有因素都是現實生活中常見的,
例如外遇、工作、生兒育女後心思不再放在對方身上等等......
 
本片是以倒敘方式呈現,
一開始先是男主角大衛,是一位婦科醫師,
正在跟美艶的病人兼情婦談分手,
接下來就是坐上由司機駕駛的車子去追妻子坐的那班火車了,
雖然大衛試圖跟司機聊聊女人問題,
但司機是個殺了未婚妻,被大衛的教授老爸切除前額葉後,
就再也沒有女人煩惱的人,因此大衛只好獨自回想外遇的起點。
 
這部電影裡女主角出現得很晚,
大衛順利追上火車後,此時妻子的樣貌才終於現身,
有趣的是飾演正宮的這位女演員,
在夏夜微笑飾演的角色卻是情婦,
常看到原班人馬出現在不同電影裡,也是柏格曼這位導演的特色,
此時因為車廂裡還有另一位男乘客,
因此兩人為避免尷尬開始裝不熟,
陌生男乘客與大衛互相打賭,
能否在火車到站前吻到妻子瑪麗安娜的橋段相當有趣。
 
妻子在火車上回憶到飯店抓姦的情形,
丈夫則回憶起自己的子女,
這是一部五O年代的電影,
正值青少年的女兒大談長大以後想當男生,
這樣才能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這段父女對話,
在六十幾年前的電影裡應該算是蠻前衛的。
 
兩人婚禮的回憶也是饒富趣味的橋段,
原來妻子是大衛從自己好友那兒搶來的,
還是妻子與舊情人的婚禮當天發生的,
下了火車,妻子的舊情人早已在車站等候,
看似大老粗的舊情人居然是位知名的雕刻家,
最後就如同當初的婚禮場景一樣,
在一陣混亂荒謬的大亂鬥後,
大衛帶著妻子到他精心安排的酒店房間,
並在愛神邱比特助陣之下,再次贏回了妻子的心。
 
這部電影我特別有印象的橋段,反而是火車上的回憶畫面中,
有一段是全家人回到大衛父母家為他父親慶生,
在大衛母親堅持下回家換上衛生褲的父親,與大衛女兒關於死亡的對話。
由於柏格曼與其父的關係並不是很好,他與自己子女的關係也很疏離,
因此在他的電影裡,父親這個角色,多是粗暴、嚴肅,及對子女淡漠的性格。
而大衛的父親在與母親結婚四十九年來,
每年生日都得參加<大衛母親認為他十分期待的>露天野餐,
這次終於想到叫司機假裝車子故障,就可以取消野餐,
可惜大衛的母親更聰明地想到改乘馬車前往。
大衛父親這位與妻子結婚多年,總是很聽老婆的話,甚至有點怕老婆,
卻其實很睿智的父親角色,我個人認為在柏格曼電影裡算是相當特別的存在,
因此對這戲份不多的父親角色反而印象深刻。
 
 

    Meph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