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ächsische Staatskapelle Dresden

 


 2006年11月14日及15日,

擁有450年傲人歷史的德勒斯登交響樂團,

大膽地為大家再熟悉不過的曲目,

帶來不同於以往的詮釋。

 
 
今年敝人的兩廳院活動行程可說是非常超值,
九月調職後,連買了三套的套票,
尼貝龍指環系列套票當然是物超所值,
NSO歡慶二十週年系列,目前聽了Repin與Kunzel的這兩場,
也是讓我覺得咬牙買下第四排座位非常值得。
 
再來就是德國狂潮系列,
這個系列我選了四場表演,
科隆古樂團、易卜生玩偶之家,還有這兩場德勒斯登交響樂團的演出,
德勒斯登交響樂團是世界排名第四的頂級樂團,
有450年的悠久歷史,
包括維瓦第、華格納、舒曼、李斯特、理查.史特勞斯等,
都曾將作品指定這樂團首演或甚至題獻給他們。
 
當然韓籍指揮鄭明勳與這非常傳統的德式樂團,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相信也是不少觀眾的聆賞重點。
所以這被理查.史特勞斯譽為:「舉世最佳的歌劇樂團」來台灣,怎可錯過呢?
還是咬牙買了這兩場原價NTD3000的第四排座位,
在訂票網頁看著那些灰色的保留座位真的讓人很不爽,
尤其是貝多芬之夜,連我最喜歡的幾個座位都變成保留座,
這兩天看了一下那些座位,坐的都是一些平常在音樂會上不常見的政商名流,
開演前看到這些臉孔與他們的穿著,讓我有誤闖名牌精品派對的錯覺。
我個人以為,像這樣賣到滿座的表演,根本不需要請這些名人來加持,
保留座位應該給一些上包廂有困難的身心障礙者,或是音樂界的相關人士,
以及像我一些朋友一般,幾乎無役不與的發燒常客,
像那些政商名流,不是更有能力自己掏錢買這些一張NTD3600的票嗎?
 
 
 
~~~ 20061114 布拉姆斯之夜 
        Johannes Brahms 
~~~
 
說實話,我個人並不太喜歡Brahms的作品,
我對他的作品整體的印象就是:繁複、冗長→Zzzzzz
因此今晚可說是完全衝著Sächsische Staatskapelle Dresden的名號來的,
<當然也有一點是為湊德國狂潮的套票優惠>
上半場是我個人超討厭的Symphony No. 1 in C minor
這首Brahms花了二十年寫成的交響曲,
在我聽來一向也覺得有二十年那麼長~
本來決定從第一樂章中間開始昏睡,
但沒想到在鄭明勳的帶領下,
整首四個樂章都非常的和諧,之前聽錄音時的繁瑣感,
在這次完全感受不到,倒是聽到了之前沒注意到的磅礴氣勢,
定音鼓此次成功的扮演讓觀眾回魂的角色,
很難得地,我這次可是從頭到尾保持清醒地聽完Brahms Symphony No. 1 ~XD
 
下半場的 Symphony No. 4 in E minor
應該是大家再熟也不過的曲目了,
這首Brahms沒花了多少時間就寫完的交響曲,
原本就非常的流暢,是他最後一號,也是最好的一首作品
德勒斯登在這首的表現只能用中規中矩來形容,
典型的德式風格演譯出Brahms作品理性、嚴謹的元素,
雖然很完美,但無法撼動人心。
 
安可曲時,樂團整個的表現給人一種突然鮮活起來的感覺,
Hungarian Dance No.1 in D minor 倒是我從沒想過會出現在這場次的曲目,
方才Symphony No. 4那種中規中矩的氣氛完全消逝無蹤,
雖然仍是很嚴謹的德式風格,
但樂團成員整體變得比較活潑、放鬆,
甚至有些調皮的表情,
然而他們在這首曲子表現出的和諧度,卻比之前兩首曲子都高,
可以看出樂團成員間的默契相當好,
一般安可曲目都不在正式排練範圍內,頂多大致走一遍,
而他們居然能演奏得比正規曲目還要吸引人,
真的非常難得。
最後一個音符結束時,
大家拼命地鼓掌叫好,連平常不喜歡Brahms的我,
也忍不住給他們一聲:Bravo ! 
 
 
 
~~~ 20061115 貝多芬之夜 
        Ludwig van Beethoven ~~~
  
這回樂團的選曲,不知該說是保守到近乎瞧不起台灣的觀眾,
還是要說他們大膽到認為這樣的曲目,
最能展現他們與眾不同的高明之處,
今晚的曲目,是貝多芬Symphony No. 6 & 5
也就是連小學生都耳熟能詳的入門級交響曲田園及命運。
這樣保守又初階的曲目,
只要是歐陸,尤其是德系的中學生以上樂團,
都絕對不會出錯,而以這兩首交響曲的普及性及受歡迎程度,
台下昏睡的人數一定也比前晚布拉姆斯之夜要少,
但這兩首我認為是保守到出人意表的曲目,
要能讓人覺得有另創新局的新鮮感,困難度也就更高了。
 
上半場的Symphony No. 6 in F major, Pastoral
也就是大家熟知的田園交響曲,
不同於之前聽過的,
那些帶有早春庭園清新嫩綠氣息的版本,
今晚的田園德勒斯登交響樂團在鄭明勳的帶領下,
我個人覺得像秋收時期金黃飽滿、結實纍纍的田野風光,
我也不知這樣的感想,是否與樂團所要呈現的效果吻合?
我聽音樂會寫觀後感一向都只是憑感覺,
這類要做功課的深奧解析,
實在不是我這大多時間都在聽電子音樂的淺薄人士所能負荷的,
還是交給專家去做吧!XD
 
絃樂的部分比較壓抑而模糊,管樂的部分則相當出色,
相信今晚的觀眾,都對長笛首席演譯的夜鶯印象深刻,
流暢得一如真實生活中的鳥鳴,
 一片蟲鳴鳥叫的田園原本就是相當討喜的曲目,
較之其他樂團輕快的版本,
今晚德勒斯呈現出較為穩重、厚實的音色,
卻也不失應有的行雲流水般的流暢感,這沈穩的音質,
說不定更接近一生困厄的貝多芬原先的構想?
第四樂章的暴風雨,總算聽到絃樂清楚地呈現出來,
但可能因為先前被壓抑太久,一開始的動機不太和諧,
而錯過了一擊中的、打動人心的機會,有點可惜。
但整體而言,整首田園仍然是十分出色,
而且成功地把這首入門級曲目演奏出不同的味道。
 
下半場的Symphony No. 5 in C minor
也就是超級菜市場曲目:命運,
第一樂章的超強力合奏應該可以震醒不少觀眾,
聽現場演奏能感受到的震撼力度,實在不是文字可以形容的,
此時本人再度慶幸訂票時忍痛訂下第四排的座位,
這曲的問題仍然是小提琴跟中提琴被過度壓抑,
以致在所有樂器合奏的時候,絃樂的部分不夠清晰,
幸好大提琴及低音大提琴的部分夠強,
彌補了這方面的不足,
這可能是指揮的風格所致,
看來鄭明勳也擺脫不了許多亞洲指揮都會犯的,
有時過度刻意壓抑主旋律絃樂器的毛病。
但整體的演出仍是很頂級,
聽現場演出有個好處,
就是可以聽到平常聽錄音時沒發現的一些部分,
而且比較能感受到樂曲想表達的氛圍,
德勒斯登這兩天,就讓我感受到頂級樂團的魅力,
可說是大開耳界呢!
 
今晚的安可曲是Weber的魔彈射手序曲,
這兩天樂團在安可曲的表現上似乎都比正規曲目要出色,
我想可能是指揮在詮釋方式上,及與樂團的默契都有待加強吧?
在五六次謝幕及台下觀眾捨不得停下的掌聲中,
結束了今晚的演出,雖然拍了很久的手,
還是沒能盼到第二首安可曲~~~
 
 
這兩場演奏整體而言絕對是相當精彩的,
跟幾年前的柏林愛樂,
相同的是台上演奏者的投入,
而德勒斯登可能因為歷史悠久,及樂手平均年齡較大的關係,
表現又較近年大換血過的柏林愛樂要沈穩、成熟。
這些頂級樂團的指揮都是不看譜的,
樂手們也是,面前的譜架似乎是參考用,
我的座位可以清楚看到不少演奏者陶醉的表情,
有幾支小提琴甚至大部分時間都閉著眼睛在彈奏,
表演時的肢體動作也都很大,
所以他們的座位間距比起我國的NSO要寬很多,
連負責大提琴及低音大提琴的樂手,
整場都是晃來晃去地,看似隨時要擁著提琴起舞一般,
非常有人琴一體的感覺XD,
比起國內一般的交響樂團總是一幅在坐辦公室的表情,
後段表演常有趕下班拉快節奏的情形,
我想,這就是這些頂級的樂團之所以總能呈現出完美又和諧的音色。
 
我國的公立交響樂團,尤其是NSO,
其中有很多是不遜於今晚台上的德勒斯登交響樂團成員的演奏家,
茱莉亞、波士頓等名校的演奏碩士更是不計其數,
沒有理由湊在一起就變得差人家一大截,
雖然近日的指環系列,讓我看到他們相當程度的提昇,
但仍有不小進步的空間,
仍希望國內的樂團能夠加油,
有一天也能讓我們像德奧的民眾一般幸福,
隨時隨地都可以在國內聽到這樣高水準的演出。


    全站熱搜

    Meph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