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蘭朵 Orlando
戲劇的心得也很久沒寫了,
這場戲的確精采,
所以這篇觀後感是一定要的啦!
 
~~~  第一幕  ~~~
  
在我們入場的時候,
本劇的女主角魏海敏小姐,
已經站在山水畫紗幕後等著我們囉,
要這樣站半個多小時,
然後連續一人表演獨角戲二個多小時,
體力的負荷真的不小。
 
序幕一開始出現的多種逼真的鳥鳴,
真讓我對負責配樂的幾位國光劇團的人員深感佩服,
入場的時候還覺得位子好像劃得太前面,
但開演之後就覺得自己真是選對位子,
連演員的表情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一開始,歐蘭朵是個男生,
在晨光照射下,拿著戰俘的骷髏頭,
愉悅地訴說自己對死亡的迷戀,
那個半透明螢光骷髏頭道具沒啥恐怖感,
倒讓我想起家裡的水晶骷髏頭收藏<趁機愛現一下吐舌頭
 
==============以下開始炫耀,請配戴墨鏡戴太陽眼鏡==============
 
<實心雕刻及空心透雕水晶骷髏頭
 
<水晶骷髏頭手鍊X3

============炫耀完畢的分隔線,墨鏡可以取下囉!============
 
戰功彪炳、年輕俊秀、詩文俱佳的歐蘭朵,
很快受到女王的激賞,賜給他青春永駐的祝福,
大家覺得不可能嗎?
哈~沒聽過君無戲言嗎?
從此成為上流社會寵兒的歐蘭朵,
經歷了許多任君王,卻沒有一絲衰老,
可說要什麼樣的女人就有什麼樣的女人,
<真讓我們阿宅們羨慕啊!>
在一個京城剛被暴風雪肆虐過後的冬日,
走在底下凍著一堆下場跟長毛象差不多的居民及生物的冰上,
他遇見令他瘋狂迷戀的俄國大使之女莎夏,
然而最後還是栽在唯一被他視為戀人的莎夏手裡,
<阿宅們有沒有平衡點啊?>
被狠狠背叛的歐蘭朵,自請出使西域,當作一種自我放逐,
跟蘇武牧羊不太一樣的是,他很受出使國大汗的器重,
女王還派特使來給他加官晉爵又封賞,
在經過一番狂歡慶祝後,他沈沈睡去,
這一睡,就過了七天~~~~~
<好長的宿醉目瞪口呆
  
~~~  第二幕  ~~~
 
 
只要七天,這可不是診所廣告,
歐蘭朵沈睡七天之後,一覺醒來由男變女,
我不知道要是一般男性會嚇成什麼樣子?
不過歐蘭朵對於這變化顯然驚喜的程度遠大於驚嚇,
歡欣鼓舞的檢視自己每個跟以前不一樣的地方,
頭髮變柔軟了,皮膚更細緻了,聲音變尖銳了,
連衣服也自己變了花樣,
相對於出使國已經因為戰火的洗禮而變成一片廢墟,
她完全只沈溺感受於自己的變化,
我想這也是女王當初所賜予青春永駐的祝福,
之所以能在歐蘭朵身上發生作用的原因吧!
 
出使國亂得一蹋糊塗,而且變成女人也不好再待下去,
歐蘭朵加入了一群牧羊旅人,過著流浪的生活,
但出身富貴的他,與這些四處為家的牧羊人實在是格格不入,
忍不住炫耀自己出生於有365個房間的豪宅,
卻被安慰說:放心,我們不會因此瞧不起你的。
在得知自己早晚要被這群人幹掉之際,
他終於想起該回家了~~~~
 
 
~~~  第三幕  ~~~
 
 
搭船返國的途中,
歐蘭朵充份享受身為女人為他帶來的種種好處,
遮陽棚、船主總切給她上好部位的肉、有美麗刺繡的衣服,
在在可以看出原作者吳爾芙Virginia Woolf是以身為女人為榮的。
 
回到自己的國家後,
把她的仰慕者像貓玩老鼠般玩弄於股掌之間,
也繼續寫著詩,
一切看來是如此令人滿意,
但她還是暗自羨慕著左手無名指上戴著一圈簡單金戒的人們,
那一圈金戒所發出的光芒 ,
在她眼裡,勝過她手指上女王御賜的華麗翡翠戒指千萬倍,
<其實是她沒配戴防閃光防具戴太陽眼鏡的關係>
買一個來戴吧?但,那沒有用~~~
因為那代表著愛、幸福與承諾,
就在她覺得不如就這樣死去之際,
一個即將把她套牢的人出現了~~~
姑娘,您受傷了嗎?
先生,我已經死了!
這樣的對話之後,她企求的那一圈光芒也就套上了她的無名指。
個人覺得這段看起來,
作者影射的絕對是她那對她始終不離不棄、
照護有加的丈夫吳爾芙先生Leonard Woolf
 
但對於青春永駐的歐蘭朵而言,
時間百年又百年的過去,
最後她還是獨自一人,
面對著時局的變化,
跟所有的老人家一樣,喃喃地說著:
這世界怎麼了?人們怎麼變成這樣了?
 
~~~  後記  ~~~
  
在看戲的同時,我也在腦海中複習以前看過的原著及電影,
這本小說在吳爾芙的著作中絕對是特例,
連她自己都說這本小說是一個玩笑,一個作家的假期,
以前在學校提到吳爾芙的時候,
就會想到憂鬱症、女性主義、同性戀之類的字眼,
有趣的是本書吳爾芙雖然題獻給她的同性愛人Vita Sackville-West
但從頭到尾歐蘭朵都是個異性戀者,
當他是個男人的時候,愛的是女人;變成女人時,愛的又是男人,
雖然書中對男人很多理所當然的想法,
諸如女子無才便是德、
女人天生就是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後服侍男人就好了,
大大的嘲弄一番,
但精準描繪出許多女人渴望婚姻時的心境,
這點可完全不女性主義啊~~~@@
而最後只剩歐蘭朵獨自一人面對世間變化的心情,
可能是對糾纏吳爾芙至投河自盡的憂鬱症最貼切的描述了。
 
 
 
這齣戲的布景很簡單,
Robert Wilson最重視的光影變化,
卻很微妙地把該有情緒表達出來,
而魏海敏小姐真是我國戲劇界的名伶,
雖然是京劇腔的咬字及唱腔,
但不論是唱法、表情、唸白語調及身段,
都很有效的點出歐蘭朵性別上的變化,真是棒極了,
台上從頭到尾只有她一位演員,
但整體看來卻有很豐富的層次性,
真要佩服Robert Wilson
獨角戲可以說是最適合詮釋吳爾芙意識流小說的戲劇型態了
 
這樣的組合也許不是絕後,但絕對是空前,
看完的當下就是反射性的拍手叫好,
而同時闖入我腦海的第一個念頭則是:
 
今晚能坐在這麼棒的位子上看這齣戲真是太好了!

    全站熱搜

    Meph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