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nysus
2007年3月24日,
原先因為台中之旅沒辦法看這場演出的我,
在同行的朋友們行程一陣混亂之後,
居然在開演前十天確定24日有時間可以去看了......
  
原先預期應該是買不到票,
聽朋友們說場場爆滿,
上網訂票的時候果然是每場都滿江紅,
但很幸運的,讓我在滿座的紅海中,
找到了僅存的一個第八排的位子,
居然留了這麼一個看舞台劇的好位子給我,
雖然我在工作上一直是蠻衰的,
但遇到這種事時,運氣倒是特別好。
 
  
劇本是改編自古希臘劇作家Euripides酒神女信徒The Bacchae
這是一齣悲劇,
跟大多數上古希臘劇的主旨差不多,
就是要傳達人不能鐵齒這個中心思想,
這類的戲劇跟現在某些警世戲劇想傳達的意念很接近,
劇中人只要違逆神的旨意,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我個人認為鈴木忠志作品裡,
那種很日式的戲劇表演方式,
的確是很適合用來詮釋這類帶有深沈哀傷感的悲劇,
兩廳院提供的劇情簡介如下:
 
 
酒神狄奧尼修斯Dionysus是天神宙斯Zeus
與底比斯Thebes的先王卡德莫斯Cadmus的女兒Semele所生的兒子,
為了懲罰不承認他是神的底比斯王彭提烏Pentheus
把底比斯婦女迷惑成為他的信徒,
然後聚集在西塔容山狂歡作樂,
包括彭提烏的母后阿嘉妃Agave
彭提烏也被誘騙到西塔容山Mount Cithaeron
還男扮女裝混進去,
參觀那些婦女在酒神祭典的實際情形,
卻遭那些酒神女信徒殺死並身首異處。
 
狂歡之後神智不清的阿嘉妃,提著彭提烏的頭顱,
還以為是自己在西塔容山上獵到的幼獅,
當她被其父卡德莫斯Cadmus點醒
才赫然發現兒子已死,
自己也成了執行自己兒子死刑的代罪羔羊。
 
 
到了現場之後,
就覺得我的位子雖然視野很好,
但四週的觀眾卻有點令人感到遺憾,
我在快開場前六七分鐘到場,
裡面已經坐得滿滿的了,
一坐下來,就聽到右手邊兩位女士在談論,
剛才如何拒絕掉一位肢障人士要求跟她們交換座位的事情,
後來,好像是她們的一位朋友還是沒有來,
所以我右手邊的位子其實一直是空的,
真是為那位肢障人士感到可惜,
而我左邊的左邊,
則有一位仁兄在開演後前十分鐘一直咳嗽,
咳了十分鐘之後則睡著了,而且大聲地打呼~= =|||
這麼好的表演場次及座位,
卻出現這種情形真有點令人扼腕。
 
 
這齣戲從頭到尾的佈景就只有六張椅子,
相較於演員服飾的精緻華麗,
這極簡的佈景卻很奇怪地一點也不突兀,
一開始出現六位著白衣的祭司,
雖然是很莊嚴肅穆的音樂及場景,
但是,我卻有點想當場爆笑,
因為.......
他們的裝扮,
實在太像史豔文系列裡面的蓋棺論定閻王使了XD,
<太年輕沒看過早期布袋戲的朋友們可能不知道這是誰吧?>
只差後面沒有拖一個棺材= =|||,
真怕他們一開口就是使出閻王使的招牌招式~開口神功XD
 
六位祭司就位之後,
就是底比斯的先王,
也是彭提烏與狄奧尼修斯的外祖父卡德莫斯
及悲劇男主角彭提烏登場,
男演員的服裝都有如能劇或大河劇般華麗,
而女演員的服裝則皆為紅白相間布料做成的超寬大振袖和服,
雖是和服樣式,卻非常有現代感,
臉上的妝容則類似藝妓或歌舞伎那樣塗白,
畫上短短的眉毛,加上藝妓式的櫻桃小口。
 
在登場的動作中,終於了解所謂的鈴木式訓練法,
本劇中的人物幾乎都是以能劇演員的方式在移動及動作,
也就是上下半身似乎是分開的,
女信徒隨著音樂進行儀式的動作,
非常地有張力,
而在演員停格的時候,
完全看不出有呼吸造成的些微起伏,
真的很不簡單,
六個祭司同時說那一長串又快又急的台辭時,
卻非常整齊劃一,
緩慢而有力的移動方式,看來非常費力,
但似乎不影響演員的聲音,
唸台辭的語調非常地有力,
而雖然演員的動作非常緩慢,
但劇情的進行卻是非常快速而流暢的,
沒有太多的贅言,
一個多小時就把這齣悲劇完整地表演完。
 
音樂的部分用到了不少能樂及古典音樂,
也有一些電子樂在裡面,
雖然有些段落的音樂我覺得用得不是很貼切,
有時會讓我覺得怎麼會搭配這種音樂,
但能樂的部分用與演員的動作結合得很適切,
我想也許是因為這齣戲的劇情裡,
原本就包含很多日本能劇裡,
常見的宿命及天倫悲劇的元素在裡面吧?
 
雖然祭司要彭提烏男扮女裝潛入西塔容山那段有點搞笑,
但整體的基調還是深沈的悲哀,
沒有太多灑狗血的哭泣劇情,
卻很準確地傳達了這齣悲劇的主旨,
而這齣悲劇,
絲毫沒有因為能劇式的演出及
演員歌舞伎式的裝扮,
有任何不協調之處,
這點真的令我蠻佩服的,
之前比較少接觸日本的戲劇演出,
沒想到居然有這種把能劇與古希臘悲劇精準結合的高水準作品。
臨時決定要來看還能訂到這種好位子的我,
真是太幸運了,
坐在第八排,演員的表情可以看得很清楚,
能劇也大多是悲劇,
所以跟這齣戲的劇情真的還蠻搭的。
 
卡德莫斯在發現自己的女兒竟提著自己的外孫的頭顱,
將之炫耀為打獵的成果時,
已經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另一個外孫,
酒神狄奧尼修斯的傑作,
無奈而悲哀的神情,
而自己還得告訴女兒這個事實,
真的是非常殘酷的劇情。
 
最後,在父親卡德莫斯的點醒下,
阿嘉妃發現自己提的,
竟是愛子的頭顱時,
那種震驚與悲傷的情緒,
到最後表示要自我放逐到看不見西塔容山之處,
以悲哀及自責、內疚的心情度過餘生,
演員的聲音表情及動作都表達得恰如其份,
不太灑狗血,卻能讓觀眾感受到劇中人深沈的哀慟,
而在離開戲院的時候,
我帶著又低落又欣喜的複雜情緒回家~~
 
  

    全站熱搜

    Meph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